时久之妖

糟了,是心动的感觉

无聊跟个风_(:з」∠)_没人就算了

cp限tag里的这些,以及园丁相关

截止到周末结束w我物理作业做完的时候(buni)

……怎么肥四,你们这么积极的吗???这样下去真的要开车了啊啊啊!!!那么问题来了,开哪个cp的车呢?







……住手!截止了!你们是魔鬼吗???车的话,看评论呼声吧_(:з」∠)_总之tag里的cp都会写到的√

耀诞快乐鸭!!!贺文看能不能写完叭,不过反正是无cp国人向应该也没人看_(:з」∠)_

365纪念| ू•ૅω•́)ᵎᵎᵎ有人想看什么吗,虽然欠了一大堆稿子……


第一棒: @成天想着白嫖的木鬼
第二棒: @黎某人在线丢脸
第三棒: @白悠儿――想要克利切
第四棒: @时久之妖
第五棒: @星哩Star

这次和大家传文很开心(๑❛ᴗ❛๑)除了我之外的大家都超棒der!以及祝大家中秋快乐啦,给各位老师比心(´▽`ʃ♡ƪ)

该怎么说呢,喜欢这种事情,是说不清的。克利切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喜欢上了伍兹小姐。如果硬要说的话,大概就是因为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伍兹小姐眼睛里的花朵盛开得太过美丽了吧。那时候她还只到克利切的腰上面一点点这么高,手里捧着花朵说以后要当全世界最美丽的新娘。那时候克利切就在想,究竟是哪个幸运鬼能有幸娶到这么可爱的天使,如果是克利切的话,一定会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然后藏在屋子里只有克利切自己能看得到。



即时短打,无聊之作_(:з」∠)_大概…tbc?有人催我就写吧,睡了睡了

噩梦

*深更半夜的即时短打,结尾乱写的不要当真x等我明天起床再把这个故事给补完,睡了睡了

王也突然做了个噩梦。他梦到冯宝宝死了,冰冷的血从她的颈动脉喷涌而出。他没有看清楚那个凶手是谁,在梦里,他只是僵着四肢,冷眼地看着这一切发生而无力阻拦。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的一个噩梦,这不科学,很不科学。首先,他跟冯宝宝并没有什么关系,连朋友都算不上,顶多只能说是有过一面之缘。其次,冯宝宝根本就不可能会死,更何况是以那样的方式——她绝不会把自己的弱点暴露在对手的眼皮子底下。想到这里,王也竟莫名其妙地松了口气。还好只是个梦而已,不过王也总觉得心里不踏实,好歹也是一条人命,姑且就去看看吧。
王也给自己找了这样一个理由,于是深更半夜起床披上衣服去找冯宝宝,结果差点被半夜同样被噩梦吓醒的张楚岚当做鬼给打死。

关于感冒

即时短打_(:з」∠)_感冒真他妈难受
以及,社园真好(他们两个是天使!!)
私设有,毫无逻辑的小甜饼看看就好x烂尾预警
(我也不知道我写出了个什么鬼,感冒了果然脑袋都不好使了_(:з」∠)_)
——
艾玛感冒了,莫名其妙的。
昨天还好好的,今天一大早起来发现喉咙痛,到了现在已经发展成头晕咳嗽的重感冒了。

今天早上克利切·皮尔森并没有在花园里看到伍兹小姐。这很不对。伍兹小姐总是他们这几人中最早起床的,她几乎每天都要来花园照顾这些花儿。但是现在,已经快中午了,克利切都没有看到过伍兹小姐。
即使觉得这样做不对,但慌乱的心终究还是战胜了理智(也许面对伍兹小姐的时候克利切根本就没什么理智可言)。克利切擅自打开了伍兹小姐的房门,彼时艾玛正抱着被子缩在床上,像某种受伤的小动物。
“伍、伍兹小姐,您还好吗?”
艾玛睁开了一只眼睛,说话的声音也有气无力的,“皮尔森先生?我没事,只是一点小感冒而已……有点难受,过会儿就好了……”
“什么?!伍兹小姐感冒了吗?克利切这就去叫艾米丽!”
克利切火急火燎地打算去找这个庄园里唯一的医生,却被什么扯住了衣角。
“不、不用麻烦艾米丽了,我休息一会就好……皮尔森先生实在放心不下的话,就留下来陪我好了。”
被心爱的女孩拉着衣角挽留估计换做是谁都不会拒绝的吧?克利切第一次离艾玛·伍兹这么近,还是被主动挽留。克利切觉得心跳得似乎比遇上监管者还要快些,他担心留下来他会控制不住自己,却又舍不得这难得的相处时间,舍不得掌心真实的温度。

克利切最终还是在床边坐下了。他的双手不安地绞着衣摆,神情紧绷得像是被老师点名回答问题的小孩。
感冒中的病人总是怕冷的,艾玛不知不觉中又往克利切身边靠了靠,但只要她一睁眼,就能看到克利切的脸简直红得不正常。

“皮尔森先生……”
“怎、怎么了吗!伍兹小姐!您哪儿不舒服吗?”
“唔……头疼,喉咙也疼,全身都不舒服……”
许是感冒让艾玛无意间露出了软弱的一面——她突然就很委屈,想让别人知道她有多难受——这换做是平时的伍兹小姐肯定不会这么说的。不过克利切很庆幸,甚至希望伍兹小姐能多依赖他一些。被女孩柔软的手抓着的地方像是烧起了万丈燎原,拉他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皮尔森先生?您的脸好红……身上也挺热的,是不是…艾玛把感冒传染给您了?”
“啊……并、并不是!克利切、克利切只是……”
“对、对不起。”女孩翡翠色的眸子里升起了几分懊恼,“要是您不介意的话,不如躺上来一起休息吧?”
伍、伍兹小姐在邀请克利切一起睡觉?!
这个认识让克利切无比兴奋。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快乐过——和心爱的女孩挤在一张床上,他甚至可以数清她的睫毛,还有她脸颊上那几点可爱的雀斑。

“皮尔森先生的眼睛真好看。”
一声喟叹把克利切拉回了现实。伍兹小姐的声音有些沙哑,在克利切耳里却像是天籁。曾经因为这双“不祥”的眼睛不知道被多少人欺负过骂过,却从来没有一个人告诉他,您的眼睛真美。
果然,伍兹小姐是不一样的。
克利切不禁又把艾玛抱在怀里抱紧了些。
“伍兹小姐,克利切会保护你的。”

等风来

*ooc
*私设如山
*假装补七夕的小甜饼
*是我,我终于更了_(:з」∠)_这两天感冒写得比较慢,最终还是烂尾x大概是写得最长的一篇短篇了吧x又掉粉了赶紧更个文表示我还在x以及,这次真的是小甜饼啊信我!大概等我短篇写到个什么20篇的时候我就扩写一下印个本来自己玩玩www


冯宝宝最近迷上了木雕。

前几天她又从那秃头和尚手里买了一只猴子形状的木雕,据说是找大师开过光的,足足花了五千块大洋。虽说他王也是有钱吧,可也……总觉得哪里说不出的憋屈,说不清是因为再多钱也经不住这样浪费而心疼了还是因为那秃头和尚一来就能轻易夺走冯宝宝的全部目光。那秃头和尚还心里指不定正在笑话她傻呢,真是典型的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想到这里王也心中又生出了几分异样。
也是呵,人傻钱多,不宰她宰谁?
那和尚有几天天天往他这里蹦哒,也不知是什么时候跟着从龙虎山跑到北京来了,大抵是想着发家致富吧,毕竟这样的大客户不多了,一年也不见得能遇上一个,还是一个能让他天天宰的人。不过前几天那和尚亲眼见着冯宝宝收拾了几个人,这两天倒是安分了许多,许是想着还是自己的性命要紧,万一哪天这尊煞神反应过来了砍死他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不过这秃头和尚倒还真想多了,冯宝宝这块石头,他王也给她捂了几年都没捂热了,要是这么几下就让她潘然醒悟开窍了的话,那他还真得给他祖上烧高香了。
冯宝宝对这块猴木雕倒是爱不释手,那猴子雕得栩栩如生又憨态可掬,卖的贵一点也很正常,却也实在没有达到能贵到五千块的程度。
罢了,就当是花钱买个开心吧,冯宝宝喜欢就好了,反正他王也,多的是钱嘛。又不是养不起。
像她这样,也就他王也能养得起了。
想到这里,王也心里又生出一股诡异的自豪感。
冯宝宝最近几日在家待得无聊,索性自己动手做起木雕来。
冯宝宝做得专心,她做什么事都是认真极了的,即使是吃个饭,也严肃得好像在举行一个什么神圣的仪式一般,搞得王也每次吃饭发出一点声音都好像真的是对哪位神明的不敬。
不过她似乎在雕木雕方面天生没什么天赋,鼓捣了好一会儿也没见着做出个像样的玩意儿来。冯宝宝倒是不在意这些,失败了重来就是了,倒是心疼了那卖木材的师傅,只这么一刻钟下来,就雕废了几块木头。只可惜他那上好的木材哟,就这么给糟蹋了。
王也偷偷试着雕过,被雕刻刀捯饬得手上多了好几处伤口。这东西看着倒挺容易做的,没想到做起来这么费劲。王也本来也打算刻只猴子,然而脑子里想着冯宝宝的事,手里的木头不知不觉便刻成了冯宝宝的模样。收工之前,他还心大地想着自己还是蛮有天赋的嘛,虽然他不说根本就没人能认得出来他刻的是冯宝宝。
这块木雕最后被放到了冯宝宝的房里,是书架前最显眼的位置。这总给王也一种错觉,虽然知道冯宝宝对待任何物件都是一样的,她不会因为是谁给的就多一点关注,也不会因为是从路上捡的就随意丢弃。曾经她的这种一视同仁让王也暗自纠结了许久,现在却让王也心中又有了一丝隐秘的窃喜。
王也对感情这种东西向来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别人心里想什么他可能一眼就清楚了,但到了他自己,也是个感情迟钝的人,自己喜欢上了什么都不知道。张楚岚有一回去北京看过他们,王也送着他上火车的时候他上下打量了王也一番,说了一句让王道长也满头雾水的话:“你这样……难成正果啊。”
反正张楚岚是觉得他两没戏了,偏偏每次他去看他们的时候都能被秀一脸。王也可以说是把冯宝宝都给宠到天上去了,就算是当年的徐老爷子都没这么由着她的。

冯宝宝洗完头不喜欢用吹风机,王也给她用毛巾擦了好几遍那水珠还是一个劲儿地往下淌。胸前背后的衣服都被打湿了一大片,王也担心冯宝宝会感冒,找了条毯子给她裹着,这姑娘倒是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不解又无辜地看着他:“包着做啥子?我凉快得很哩。”
王也无言,只道让她包着。其实也不全是担心冯宝宝会受凉的原因,冯宝宝洗完澡也不喜欢穿内衣,胸前又打湿了一大片,虽说有头发挡着,而且也不至于湿到看出点什么来,但王也总觉得浑身都不对劲,虽说非礼勿视,但不知道怎的眼神就是老是往那边瞟,总觉得屋子里热得很。但估计说了冯宝宝也不明白,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在山上待久了,太久没见过小姑娘了吧。
倒是王也他爹看出了点儿门道,也不催着王也找媳妇儿,整天乐呵呵地看着王也带着他家姑娘被人宰。
可不就是钱多嘛!

王家人多,几代人都挤在一个大院子里,什么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都在这儿了,再加上什么杂七杂八的佣人,上上下下加起来怎么着也得有上百口人吧。王也不太能理解他爸的思维,这么多个人住在一起也不嫌闹得慌。说什么团结就是力量……其实就是为了更好做生意吧?
王也喜欢清静,冯宝宝的性子也是偏静的,两人就去外边找了个房子住着,离家既不算太近也不算太远,王也他爹也能常来看看。
搬房子的时候,冯宝宝什么也没带,就带了王也送她那木雕,连衣服什么的都是王也给收拾的。这让王也觉得心中有什么又蠢蠢欲动了起来,却又摸不着边际。
王也说那你花了这么多钱从秃头和尚那里买的东西也不要了?
——那些东西都没啥子用处,带了干啥?
——原来你知道啊。那你还花那么多钱去买?
——那和尚也不容易哩。
原来冯宝宝也不是个真傻的。王也只觉得那种感觉愈来愈强烈了,很奇怪,很难受,却又甘之如饴。

换了个地方住着,日子却还是原来的日子。王也的头发越长越长了,正寻思着要不要剪个短发,被冯宝宝一句“你这样挺好看的”就给逼退了心思。
这几天北京刮了点小风,冯宝宝在外面站着看着天,头发被风吹得乱飞,好像随时会随风归去一般。王也总觉得冯宝宝离他很远,他总是抓不住她。她好像不属于这个世界,又好像与这个世界本是一体,是花,是树,是石。王也总觉得冯宝宝少了点人间烟火味,比他自己还不存在于世间。
他回想起与冯宝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时候怎么也想不到会变成现在这样吧,都没有想到会和冯宝宝扯上关系。现在想来,那之后的每一件事,走的每一步,都像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把他和冯宝宝绑在一起。他明可以不去龙虎山,不去管这些事,不去找张楚岚,说到底,是他先招惹她的,到了现在,也还是他心甘情愿。
冯宝宝像风,来去自由毫无拘束。你不知道她从哪里来,也不知道她下一秒会去往哪里,她总能给人的心带来一丝莫名的慰藉,像是有一种神奇的魔力一般抚平人心头的愁绪。她就是这天,这地。可现在,这阵风甘愿困在他这方寸之地,成为他的风。他从未许诺过她什么,他们甚至算不上朋友,在此之前只能算是点头之交。
真奇怪啊,这很奇妙不是吗?
王也享受这种感觉,尽管他现在还抓不住那是什么,但他们还有很长的时间不是吗?

在做那个木雕的时候,王也私心里往里边塞了一张纸条,藏着某些隐秘的心思。王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也不知道冯宝宝什么时候才能发现那张纸条,又或许,永远都看不到。就像是鬼使神差,他突然想这么做,就这么做了。
王也还寻思着哪天带冯宝宝去来一场什么世界旅行,公司的这些烂摊子,就交给上头两个哥哥去做好了,怎么也轮不到他。
今个儿天气好,王也带冯宝宝去故宫逛了一圈,自顾自的说着故宫里的故事,回过神来的时候冯宝宝早就不见了。王也急急忙忙地找了好几圈,最后发现这姑娘蹲在角落里逗猫玩。
王也总算是松了口气,倚在墙上看着她玩,嘴角带着点无奈的笑意,眼睛里盛满的是连他自己都未察觉到的温柔。
冯宝宝回头,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他。

木雕的肚子里有纸条,冯宝宝早就知道了。她的感官何其敏锐,又怎么会不知道?以前一直觉得没什么,现在倒是突然想看看那张纸条里,写的是什么了。
冯宝宝这样想,就这样做了。王也没想到她竟然还把木雕随身带着,看着冯宝宝从包里把它拿出来,又小心翼翼又认真地在木雕底下钻了个孔,王也瞬间就明白了。
他的脸上有些燥热,心跳如擂鼓,不敢去看却又忍不住猜想她的反应。
冯宝宝握着木雕轻轻摇了几下,那张被揉成一团的纸条顺理成章的就落到了她手里。
她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好像又没明白,只觉得心似乎跳得比平常要快一些。

王也反应过来的时候,脸颊上如花瓣般柔软的触感已经消失了。冯宝宝就站在离他近在咫尺的地方。这是王也第一次感觉离冯宝宝这么近。
倏地,起风了。

——
事后。
冯宝宝:网上说应该这样做……不知道做没做对x
——
以及,纸条内容是
——献给,我的天使

土味情话也总上线x

练笔短打

王耀刚上高中那会儿,成绩无疑是拔尖的。他以全校第一的成绩被录进了市一中的重点班当上了班长,接着又连续几次霸占了年级第一的位置。

说他聪明也好,说是高一的内容浅显易懂也罢,总之他成绩好这个事实是不容置喙的。王耀平时衣着简单,几套校服换着穿来穿去就是一年。可即使这样也无法掩盖住他在同年级学生中同样拔尖的容貌,长得好看穿什么都好看,这句话看来还真不是随便说说的。

成绩好,长得好看,还谦逊懂礼,简直就是别人家的孩子的标配,堪比校园小说的男主角。学校里偷偷喜欢他的女生不在少数,可只有王耀自己知道,他最近的状态明显不如以前好了。虽然还是年级第一,但做题的速度慢了不少,反应也不如从前了,好像脑子生锈了一般,转起来的时候都能听到咔嚓咔嚓的响声。

一开始王耀也觉得没什么,可仔细想了想,这学霸还真不是那么好当的,背后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看着他呢。先不说老师和家长,光说学校里的同学,其他的学霸等着他掉下来好踩着他爬上去,学渣就等着他从那个神坛掉下来笑话他呢。
唉。这成绩好也不是什么好事啊。

王耀收拾了书包准备回家了,学校里已经没几个人影了。王耀的学习习惯是极好的,他有自制力,有决心,还有头脑,成绩能不好才怪。

今日又比往常慢了十几分钟,天眼看着就要黑了,再不回去就得挨骂了。王耀把胸前的辫子撂到身后,许是因为成绩好的缘故,对于王耀这一头长发学校倒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学校里养了几只猫咪,也不知道是谁养的,或许是流浪猫在这里扎的根也说不定。平日里王耀都要停下来和它们玩一会儿,今天那几只猫倒是看见王耀就走开了。无奈,王耀只能踢着路边的石子玩。他平时没什么朋友,也没几个能说得上话的同学,可以说得上是真正的书呆子了。以前觉得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现在倒是觉得寂寞了起来。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天边稀稀疏疏有几颗星星,不仔细找还真看不到。今天的作业在学校里勉强都做完了,回去还要复习和预习明天的功课呢,也不知道明天的天气怎么样,暂且也先这样吧。

单人短打

我前两天在菜市场看见他,他扎着个小辫,垂头跟菜市场的大妈讨价还价。我记得菜市场的大妈们都挺喜欢他的,争着抢着要把女儿介绍给他,可惜他总是温温柔柔地笑着拒绝了,又让人挑不出错来,反倒是更加喜欢这直爽的性格了。

果不其然,不过是一会儿那平时对人凶神恶煞的大妈便笑眯眯地给他把菜装好了,还心甘情愿地又送了他几根葱。

我有时候会想,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呢,在菜市场都好像会发光一样,非但没有被世俗所掩盖,反而变得更加耀眼了起来。

我喜欢他,这算是我的一个小秘密吧,但也不算是什么秘密了,好多人都喜欢他。温柔又长得好看的男人谁不喜欢?

——


唉,没文力了。就是突然想写东西,写的是我最喜欢的人,用我最擅长的叙事方式。(虽然还是很辣鸡)
即时短打